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少女不堪“人肉搜索”跳河

        今日论衡

        之世相评弹

        □何龙

        昨天,新华社报道广东陆丰一少女因被疑偷窃遭人肉搜索而投河自尽,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

        其实这是个不太新的新闻:高中生琪琪从陆丰望洋河桥上跳河身亡发生在12月3日,羊城晚报在12月6日就报道了这一不幸事件。

        当时的报道说,跳河前一天,小琪曾到陆丰市东海镇某服装店购物。随后,小琪购物的监控视频截图被店主发布到微博,称图中的女孩是小偷,请求网友对她“人肉搜索”。很快,小琪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所在学校、家庭住址和个人照片均被曝光。小琪跳河后,当地警方对店主进行了调查。

        在网络时代,媒体是个制造轰动的机器,同时也是制造遗忘的机器。这一女中学生跳河消息在第一次报道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到了二度传播时才有更大的反响,说明了信息超载挫钝了人们对新闻反应和人性关怀的灵敏度,但更重要的是,人们对网络上“人肉武器”的伤残本性缺乏足够的认识。

        可以想象,当这个视频截图被放到网上时,如果有更多的人意识到这有可能造成冤枉,哪怕女生真有偷窃的重大嫌疑,在未经司法机关调查取证的情况下就进行网络审判是违反程序正义的,那么,这个截图就应该被屏蔽,这样的人肉搜索就要被中止。

        琪琪毕竟是个年仅18岁的女生,对舆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可高估。当人肉搜索已成事实后,作为女生的学校,也应预料到潜在的危险。老师除了提请警方调查处理外,还应对她进行心理疏导,防止汹涌的网络审判形成沉重的心理压力,让她做出极端的行为。

        作为服装店的店主,怀疑有人偷窃,恰当的做法是把视频交给警方调查。店主选择网络曝光,也许是对警方的不信任,而网络曝光又有许多“成功”的先例,于是网上曝光、人肉搜索就成为店主的第一选择——通常也是许多人的第一选择。

        在陈凯歌的电影《搜索》中,一位女性就因为公交车上让座纠纷而被人肉搜索,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她最终走向自杀。现在,这一电影情节成了现实,印证了“在作品中,除了姓名是假的之外,一切都是真的;在现实中,除了姓名是真的之外,一切都是假的”这句名言。

        互联网刚刚出现时,人们把它认定为“虚拟空间”,它似乎不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不是一种实体现实。但随着网络的迅猛发展,它已经越来越从“虚拟”变为实在。网络传播、交际、买卖、探索等等甚至越过了传统行为方式,比现实更加现实。尤其是搜索引擎,它也已变成权力机器。它的程序已经深深地植入我们大脑,代替了我们的思维,引导着我们的行动。这正像英国数学家、信息学奠基人之一的诺斯·怀特赫德所说:“文明发展到如此程度,我们可以不经思考就行动的情况在增加。”

        对网络“虚拟性”的认定,影响了对它实在性的认知,却不影响它的实用性。在中国的特殊社会语境中,人们在现实中被阻滞的诉求,越来越多地在网络上得以实现,这造成“虚”与“实”的龃龉,以及认识滞后与使用频繁的矛盾。

        这一认知矛盾再加上对网络知识技术的“天生”缺陷,使我们的社会管理者和教育工作者面对突如其来的网络手足无措,每当网络事件发生时,不是怒于指责,就是盲于应对。他们急于删帖忙着屏蔽,对一些真正该处理的却不做处理,直至出现不可挽回的恶果,还不知道问题在哪里,该做怎样的改进。

        如果我们的社会管理者跟不上网络的节奏,相信类似陆丰这样的跳河女生将不会是最后一个。(作者为本报首席评论员)

        何龙

        (原标题:少女不堪“人肉搜索”跳河)

    相关内容
    More.. 美术资讯
    More.. 艺术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