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新闻 >

      人肉搜索底线何在?

        因为服装店店主蔡某某怀疑一女孩是小偷,将截图发布到了网络上,请求网友曝光其个人隐私。结果,被“人肉”的在广东陆丰市陆城某中学就读高中的琪琪自寻短见。就此,本报晨语版在昨天多棱镜栏目刊发了评论,读者来信就这一问题进行了热烈探讨。为此,我们特意撷取了四篇文章,分别从不同角度对这一事件进行全方位的探讨,予以分析、评价乃至建议——我们理解大家踊跃评论的原因,毕竟,正如本报评论所言,如果“人肉搜索”边界不清,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析因

        现实当中规则不彰

        从法律上讲,就算是被法院宣判有罪的盗窃犯,我们也没有权力将其照片贴到电线杆上,把人家的任何个人信息公之于众。在网上对被怀疑偷窃的女孩进行“人肉搜索”,和将照片贴到电线杆上的做法无异,甚至影响更大、更坏。

        服装店主因此被刑拘,这是理所当然。但不客气地说,那些帮服装店主“人肉搜索”的网友,在这一事件中充当了帮凶的角色。他们手里的鼠标,此时间接成了杀人的凶器,也许是不经意、甚至是充满正义感地一挥,却要了一位中学生的命。

        “人肉搜索”引发意想不到的恶劣后果,这不是第一次。琪琪的死也让网友开始对“人肉搜索”进行思考,有人甚至提出要敲响“人肉搜索”的丧钟。这其实是找错了靶子,忽视了“人肉搜索”的积极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讲,“人肉搜索”也是公民行使监督权、批评权的体现,是一种风险小、效果好的监督方式。在一些著名的反腐败事件中,“人肉搜索”就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人肉搜索”作为一种网络手段其实并没有“原罪”,“人肉搜索”之所以屡屡出事,还是在于现实当中规则不彰。比如,我们缺少对公民隐私权的尊重。公民尊重他人隐私和自我隐私保护的意识都比较淡薄,侵害隐私权的现象比较普遍。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才使得网友在“人肉搜索”时肆无忌惮,甚至已经伤害了他人权益、触犯了法律法规还浑然不知,有时候还以为自己在伸张正义。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李显冬说的好,“作为公民,你可以对犯罪嫌疑人或有缺陷的其他公民通过言论表达不满,这是你的自由和权利。但是你在行使自己的权利时不能侵犯他人的合法权利,这是民事过错责任原则的底线,也是‘人肉搜索’是否违法的界限”。“人肉搜索”,不能以践踏公民的隐私权为代价。

        刘昌海

        评判

        向罪恶的谄媚

        因为网络暴力横行,近年来催生的对当事人精神伤害的事例数不胜数,那么又究竟是谁给了网民们“审判”的权力呢?答案是没有,从来没有。没有任何一部法律任何一条规定中言明,网民们有动用网络“特权”私自审判某人的权力。那么又是什么促使网民们去追风盲从地对一个女生进行语言上的强追猛打?笔者认为这是自卑使然的选择。人们对于同一个事物的价值认定和情感表达大多不会雷同,但是人性中对于财富、权势等具有共同价值取向的东西则充满强烈的贪欲需求,而网络平台的自由性则给了他们一种高高在上凌驾他人头顶的飘飘然感觉。

        正是因为弱者求强、同强求优的“特权意识”才使得有特权的人容易滥用特权,没特权的人更容易迷恋特权。那么特权就该消失吗?绝无可能。在人性的自觉性还未达致“天下大同、万事为公”的境界时,放下特权忽视特权会造成社会动荡无人治理的严重后果。对于网民来说,网络是一种另类特权,前提是他们一直处于觊觎社会特权的状态。因此,网络特权也就化作了盛夏雨露,成了滋长他们内心贪婪的甘霖。尤其是当18岁少女跳河自尽后,网民们纷纷调转枪口指向涉事服装店店主并在其微博页面留下大量低俗不堪的言语,这种权力的释放意识及渴望是多么强烈啊!笔者不得不为之愤怒,一个民族的脊梁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谄媚?不管网民们是以何种心态改变攻击对象,但是语言暴力的本质依然是存在的事实。不管网民们“审判”得多么大义凛然、多么愤世嫉俗,都改变不了这些都是谄媚之举的出发,即向社会谄媚、向主流谄媚、向罪恶谄媚。

        周成洋

        反思

        对隐私要有起码尊重

        透过事件的发生原委,人们看到的是“疑人偷斧”的先入为主、不明真相的从众起哄、不负责任的人云亦云,貌似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正义”背后无疑是理性、责任与法治的缺失。无论是服装店店主求助网络的人肉“寻贼”,还是少女以投河自杀的极端方式昭示世人,当事双方都没有在权利可能受损时理智地选择诉诸法律。法治“被遗忘”也许才是这起事件的真正“悲剧”所在。

    相关内容
    More.. 美术资讯
    More.. 艺术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