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术资讯 >

      《新蜘蛛侠》为啥成功?写实亲民没炸地球

      凤凰网娱乐讯(编译/柯基塔) 1.17亿美元的首周末北美票房,93%的烂番茄好评……本周末即将在中国内地上映的《蜘蛛侠:英雄归来》可以说是自克里斯托弗·诺兰《黑暗骑士》后,最出色的超级英雄电影之一了。同时也证明了当这个友好亲民、擅长爬墙的超级英雄第三次重启时,索尼终于交到了好运。

      以高中生的人物设定重启彼得·帕克的故事,新一版的《蜘蛛侠》尽情书写了做一个超级英雄的乐趣,这对如今大批越来越阴郁严肃的漫改电影来说,是一针备受欢迎的解毒剂——姑且把那种现象称之为“诺兰效应”好了,自从他在《黑暗骑士》系列中找寻电影世界与伊拉克战争及其他全球性悲剧的平行对应之后,漫改电影便纷纷跟风。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杀死了趣味与幽默——本应是人物在套上英雄制服时的一部分。

      事情在以前并非如此。在整个70年代、80年代甚至90年代,漫画改编电影通常不会这么依赖于“大破坏” 的场面,毕竟我们还有另一个专门的类型:灾难片。例如1997年的《天地大冲撞》,摩根·弗里曼饰演的首位黑人美国总统向美国人民警示即将到来的毁灭。然而漫改电影一路发展至今,已经开始从灾难片里偷师,甚至快成了灾难片的子集。

      《黑暗骑士崛起》描绘了整个破灭的哥谭市,令人回想起911恐怖袭击;扎克·施耐德的《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几乎毁灭了大都会的全部人口;《美国队长:内战》在片头之后便安排了数百名无辜公民死亡的场面。当然还有《X战警:天启》——光这个名字就说明了一切。

      然而这些都不是《蜘蛛侠:英雄归来》的做法。汤姆·霍兰德出演的蜘蛛侠是个有着真实烦恼的青春期男孩(比如说上哪找舞会上的女伴?),因为能在纽约城里飞来荡去而兴奋无比——这里完全不需要用大段跟义警有关的说教让观众“丧”起来。而且他惩恶扬善的方式也将我们带回了过去,那些超级英雄们并不是非得每次都从恐怖主义里救下整个星球的日子。

      这种精简的思路也体现在了《蜘蛛侠:英雄归来》里的反派身上。蜘蛛侠这回的对头“秃鹫”(迈克尔·基顿饰),对于统治世界并无执念。他的兴趣在于靠着贩卖那些使用外星科技的武器来赚点钱。他是个坏蛋,纯粹又简单——他违法是为了支付郊外的奢侈住处,而不是恐吓市民们。对于本片的主力观众——孩子们而言,观看本片不大会像看完杰瑞德·莱托的小丑那样做噩梦。

      如今,太多“复联”电影和衍生片都在殊途同归。我们看到太多次钢铁侠或是超人表面上以拯救地球不被疯狂的北欧大神或是企图对人类种族屠杀的机器人毁灭,而令一座座大都市夷为平地。与其说是惊心动魄,不如说那样的宏大叙事已经感觉很生硬了。更糟的是,剧本总是过于重视CGI的部分,它们甚至疏于去处理爆炸的摩天大楼里那些无辜逝去的生命。从某个意义上看,观众也一定厌倦了这种庞大的毁灭场面,在一个新闻里充斥着如此多恐怖主义消息的时代,看一个大都市被夷为平地已很难再说是“逃离现实一会儿”。

      而《蜘蛛侠:英雄归来》回归到了漫画精神。本片中的冒险是插曲式的,彼得·帕克不得不在学校的功课与出门阻止犯罪之间努力平衡,而那些犯罪本身,也多是偏向抢劫银行这个方向。但愿其它的漫改电影也能注意到这一点,或许,比起揭发一个全球性的大阴谋,美国队长下回可以试试从歹徒手中多救点人?

      若是不计其1.75亿美元的制作成本,《蜘蛛侠:英雄归来》看上去似乎比近来的大片厂爆米花电影的规模小得多。本片还花了些功夫编写了一些小蜘蛛在用蛛网飞行时遇到的实际问题。在其中一个段落,因为场景在郊外,蜘蛛侠不得不冲刺跑过一个高尔夫球场,因为他没有树或者高楼可以挂了。在另一个场景,他跌跌撞撞地在小巷里换上制服,为了快速换装几乎是跳出了裤子。彼得·帕克身处的环境,从他家住的不带电梯的公寓,到附近小酒店里的猫,都以死抠细节的处女座精神一一实现——而这些在其它大片里通常是被舍弃的,它们过于关注于营造大的银幕奇观,却极少在细微末节上花太多功夫。

    相关内容
    More.. 美术资讯
    More.. 艺术展览
    •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