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市场新闻 >

      没有北冰洋汽水的帝都夏天,可怎么活啊

      还记得旧时夏日里的光景吗?

      日头最高的时候,胡同儿口、四合院儿,大柏油路上全都空荡荡的。街角的杂货铺门口,摆着一大块冰坨子,冰上镇着橘色冰璃瓶饮料,在阳光下鲜亮闪耀。汽水瓶已经把冰吃出了合身的冰窝子。几个在外头疯玩儿了半宿的小孩儿跑来,买上几瓶汽水儿,一边正仰着脖子“吨吨吨“地喝着呢,一边还不忘斜着眼睛用手挨个儿把汽水儿从左到右捋一遍。

      待一排汽水儿都翻了个面儿,手里的这瓶也正好喝完,孩子们故意打出个巨大而响亮的嗝儿,相视大笑,还了空瓶儿给店家,又继续撒丫子上外头野去了。

      看到这里,在北京长大的你们想必都会心一笑。没错,咱们这一篇的主角,就是北冰洋。

      在北京,无论是去吃热气腾腾的涮羊肉、爆肚儿,还是在深夜街头撸串儿,最好的饮料搭配才不是可乐雪碧,而是印着雪山白熊logo的北冰洋桔汁汽水儿。

      只是,这个深入人心的品牌,命运却坎坷得很,历经改制、合资,甚至一度停产,从北京消失了15年。但人们从未忘记北冰洋,它在2011年复出之后,又轻松占领市场,成了北京人的夏日标配。

      这瓶汽水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北京人多年来对其念念不忘?

      来,开一瓶汽水,听企鹅君慢慢告诉你。

      如今的网红饮料,大概都得尊称北冰洋汽水一声“前辈”。在50年代至80年代末,北冰洋汽水可是人民大会堂国宴的指定饮品,还曾登上过1982年的春节联欢晚会,风头一时无两。(感觉什么饮料和82年攀上关系,都容易身价百倍呢。)

      ▲最早期北冰洋汽水的艺术照

      据北京土著鹅友的回忆,小时候京城里见得最多的,就是北冰洋。北冰洋的桔子味儿特别浓,而且气儿特足,过喉咙时特刺激,对小孩子来说几乎有些辣嘴巴。

      这种类似啤酒却不含酒精的带气饮料,也让孩子们过足“大人瘾”:“咵嗒”起开一瓶北冰洋,瓶口腾起一小股白烟,仰着脖子“吨吨吨”地几大口喝完,打个嗝儿,对于孩子们(特别是男孩子)来说,有种假装成熟的骄傲感呢。

      ▲“吨吨吨” ——童年里属于北冰洋的有声记忆

      在最辉煌的85-88年,每个夏夜里,在永定门外安乐林路22号的北冰洋食品厂外,北京的个体商贩几乎全体出动,蹬着三轮,或驾着小货车,等在生产线旁接货。北冰洋员工靠着三班倒模式,维持生产线24小时不间断运转,却依旧供不应求。批发的长龙从厂门口排出至少两三百米,甚至能持续到第二天上午——小商贩今天拿不到货,宁可等上一夜,也绝不轻易放弃。

      相比起来,如今排队几个小时的“网红”之流,根本不算事儿啊。

      但北冰洋的风靡,不靠营销,靠的是真材实料。

      在80年代,北京常见的汽水除了北冰洋,还有冰川汽水和天坛汽水,用的是人造香精和色素,业内行话叫“三精水”,算是不入流的低端汽水。但北冰洋不一样——它加入了真正的桔子酱和桔皮提取的桔油,因此,汽水本体是微微浑浊的,静置久了还会产生沉淀物,那其实是桔酱的析出,也是“货真价实”的代名词。后来,市场上一度出现过不少仿冒品牌,有些老北京甚至会对着汽水瓶子找沉淀,来判断它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北冰洋。

      1994年,正是招商引资大潮涌动之时,北冰洋食品公司不得不顺应趋势,与百事合资,成立了百事-北冰洋食品饮料有限公司,生产北冰洋汽水。可当时的百事,在国内市场影响力并不如北冰洋,甚至要通过搭售的方式来打开市场——小商贩批发北冰洋,要搭同等数量的百事可乐,单要北冰洋?没门。

      随后,外方逐渐追加投资,成了控股方,为了推广百事可乐,北冰洋遭到有计划的雪藏,产能大大下降,逐渐被边缘化。更何况,洋品牌可乐在改革开放时期,比本土汽水要受欢迎得多。洋快餐也在此时进入中国,那些窗明几净的快餐厅里,并没有北冰洋的容身之处。

      ▲洋品牌的入侵使得北冰洋等本地品牌逐渐被取代
    相关内容
    More.. 美术资讯
    More.. 艺术展览
    •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