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收藏新闻 >

      校园盛行“天书”家长老师忧心忡忡 网络聊天“怪字”使用频率首次超过汉字 通用文字或遭“火星文”危机

        调查·实录

        本报记者 王晓雁

        “你太囧了,又在发槑!”

        “Orz,我被靐到啦!”

        “叚娤啲堅強菿菧還螚撐茤9?”

        ……

        即便你“才高八斗”,估计也很难知道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吧?

        最近,记者不断接到家长电话称,自己的孩子在网聊时甚至作文中使用一种奇怪字符,让人很是担心。  
       
       


        追求“时尚”校园盛行“天书”

        “我儿子今年上初一,他的日记里全是像鬼画符一样的符号,就连作文里,也常常出现许多我根本就看不懂的怪文字。”8月4日,正值暑假,家住北京市朝阳区南湖东园的丁翠家长专门找到记者,反映这件让她发愁的事。

        丁翠告诉记者,在孩子的日记上,她曾经看过这样的话:“3Q得orz”、“遊泳筷囿葚麼暸8起”、“叚娤啲堅強菿菧還螚撐茤9”,后来才知道,这三句话的意思分别是“感谢得五体投地”、“游泳快有什么了不起”、“假装的坚强能撑多久”。

        丁翠说,自己一辈子也没见过那样怪异的文字,后来才搞懂了,“鬼画符”原来还有一个统一的称呼,叫“火星文”。“我责备孩子不该使用这些怪字,他居然振振有词地说,这叫"时尚",周围的同学都这么写,他要是一板一眼地写字,就会被同学笑"老土"的!”丁翠说。

        记者了解到,“火星文”这种看似天书的符号,不仅掺杂了英文、日语等语言的部分字词,还对汉字进行了变形和解构,主要流行于部分90后年轻人群体。

        “"火星文"也叫文字吗?孩子的中文基础本来就还没打好,长期处在这样的语言环境下,以后还能运用好正常的汉字吗?对语文知识的学习带来困扰怎么办?”丁翠的话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家长的心声。

        北京市陈经纶中学语文老师庞群平告诉记者,受网络语言的影响,以前学生们就经常在作文中用到“偶稀饭”、“酱紫”、“GGMM”、“干色摸”等词语,近段时间来,很多学生又迷上了“火星文”,在老师平时布置的随笔中,许多学生都“情不自禁”地用“火星文”来写作。

        “为了遏制这一现象,学校都专门作出了规定,在考试等正式场合出现网络语言的话,将被视做错别字、不规范字而扣分,这样规定后,学生们收敛了一点,不过,还有一些学生特别是初中学生,自制力稍微差一点,仍常常违规,时不时在作业中就蹦达出一两个网络词汇或者"火星文"。”庞群平老师说。

        “火星文”下载软件有几十款

        记者在网络上搜索发现,能自动转换“火星文”的流行下载软件有几十款,包括许多知名论坛、社区甚至官方网站。

        一位初二年级的学生说,使用“火星文”一段时间,就能基本掌握和了解其文字结构和特征等,不用软件“解码”也能明白其中的含义。现在,即使父母坐在电脑旁,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和同学在聊什么!

        根据国家网络媒体语言监测中心的监测,在网络聊天中,非汉字符号的使用频率首次超过了汉字符号。

        记者了解到,除网络聊天外,一些学生还用“火星文”写博客,以增强博客的个性和保密性。

        “为了保护孩子,请大力抵制"火星文"等各种网络语言!”8月5日,在一个教育论坛上,记者看到了这样的置顶帖子。帖子不光列举了“火星文”对青少年的种种害处,还提出:如果任由“火星文”在网络上无限度地发展,有一天,我们的传统语言文字必然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通用语言文字的法律地位更是岌岌可危。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莫纪宏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火星文”对于中小学生文化素质的培养,特别是对通用语言文字的运用和对传统文化遗产的掌握,确实是非常不利的。因此,他建议在正规的学校教育中,教师要主动介入对“火星文”现象的研究,帮助学生尽量使用规范的语言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思想。

        本报北京8月5日讯

        调查札记

        事实上,对于是否应对网络语言加以规范、是否应该用立法之手来遏制“网言网语”对通用语言的“入侵”……自打进入互联网时代后,这些类似的探讨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对此,莫纪宏的态度是:“在网络环境下,要完全地通过人为渠道和措施来杜绝或禁止青少年不使用生造词汇是不可能的,问题的关键是怎样在正规教育体制中来进行合理引导,而不是一味地否定和排斥。”

        记者了解到,为了推行、规范汉字,我国已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及标准,如《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简化字总表》等等,这些标准既是社会用字的规范标准,也是社会用字的法律依据。

        北京律师叶勇也向记者谈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只要不违背社会公共利益,公民可以用个性化的语言来表述自己的作品、商标标识、商号等等,这些属于个人自由权,而且其中一部分还可以受到知识产权制度的保护。但对于那些胡乱改变文字结构,或者有违社会公序良俗、有伤社会风化的文字、标志,其权利非但不能得到法律保护,政府部门还应当予以查处。

        “面对网络语言,我们要考虑的是,法律应该怎样进入社会文化领域?”莫纪宏表示,在语言文字问题上的立法,也必须要随着社会的发展而不断地加以修改。

      [我来说两句]

    相关内容
    More.. 美术资讯
    More.. 艺术展览